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绝情谷(上)
绝情谷(上)

绝情谷(上)

与公孙婉儿缠绵谈情到了临近中午,李虎才从她房里走出来,让李虎丝毫不意外的是,蕙兰一直都在门口的廊子里站着,她在等,等李虎出来。
-  “该吃午饭了。”
-  李虎像没事人一样,走到蕙兰身边轻语道。-
  蕙兰瞪着李虎,埋怨道:“她还小,你就这么做,太伤我的心了。”
-  李虎一脸认真道:“对,她是小,但是此时她的心智却不小,你也看到了,她什么都知道,如果我不这样做,恐怕她会学坏的。”
-  “真会为自己的风流找借口,哼,反正她也不是我的女儿,随她去吧,但是夫君,你不能对不起她。”
-  蕙兰嘴上说着,脸上却还是现出关心的表情。-
  李虎点着头笑道:“我的老婆,放心吧,我对她和对你们都是一样的,走,吃饭去。”-
  “她呢?”-
  蕙兰问道。
-  “累得睡着了,待会你让厨房送点饭菜来,给她补补是了。”
-  李虎淡笑道,拉着蕙兰走了。
-  一天朝时瞬间逝去,李虎依旧在慕容府享受着天伦之乐,夜此时很深,已被封府得公孙府大门外,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的妙龄女子,一脸冷峻的看着大门上的封条。-
  那男人上前要扯掉封条,那妙龄女子连忙拦住了他,娇声道:“爹,这是官府封条,就算你撕掉又有何用,还是尽快查出是谁害死大伯的凶手吧。”
-  “偔儿,你大伯平生乐好善施,在江南是个大好人,一路来得来的消息看,他是惹到了慕容家,才遭到屠门。”
-  那男人看着妙龄女子,沉声道。-
  被叫偔儿得妙龄女子沉思了低下了头,突然抬头说道:“我几个表妹不是幸免于难了嘛,我们只要找到她们就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。”-
  男人摇了摇头道:“她们都在慕容府,想必是被囚禁了,今晚你留在客栈,我去慕容府打探一番。”-
  “爹,我也去。”
-  偔儿急道。-
  “不,此次凶险,那慕容家在江南本不敌你大伯家的实力,可见有人在背后帮他们,我只是去看看,若是遇事不妙,凭你爹我的本事,全身而退还是可以的。”
-  男人轻描淡写道。
-  偔儿无话可说,只得往白天入住的客栈行了过去,这个男人立刻身形疾闪,几个呼吸间已窜出了百米开外,可见此人轻功了得。
-  慕容府安宁了几日,戒备也不是前几日那般严密,李虎已撤掉了自己的手下,让他们都好生的休息,府内静悄悄一片,突兀的前院的平地上,一个弓腰的男人从天而降。-
  只见他四处环视了一圈,才猫腰向前疾行,在躲避守卫时,也在一间间房间的路过探查,直到深入到一间还亮着灯的房间,他才停了下来,屋里传出女人的谈话声,这男人立刻贴在窗外,细听了起来。-
  “姐,你说是不是,夫君他不是在养虎为患嘛,虽然是公孙家先对我们下杀手,可是夫君他也杀了公孙泽那老头和他两个儿子,若是让公孙静几人知道,一定会恨我们得。”-
  说话之人正是慕容无双,她眼见李虎这几天冷落自己和上官珠,而常去秋兰那些公孙家的女人那里,心里立刻有些躁动了起来。-
  上官珠点点头,低声说道:“放心,夫君做事还是很小心的,他这么做的理由,你我都知道,何必在乎呢。”-
  “可是……”-
  慕容无双还想说话,却被上官珠拦住了。
-  “别说了,夫君都不怕,我们怕什么,而且公孙家的女人们,各个都不会武功,报仇,谈何容易啊。”
-  听上官珠这么一说,慕容无双也无话可说了。
-  “姐,那好,你先休息吧,我也困了。”
-  慕容无双起身就走。-
  出了门,慕容无双刚要走,上官珠追了出来,说道:“无双,今晚夫君去哪了?”
-  “秋兰那,他这几天三天两头的去,可见那几个女人,都已被夫君收服了。”
-  慕容无双回头说道。
-  “呵呵,好事。”-
  上官珠轻笑了声道。-
  慕容无双挑眉道:“这还是好事,姐姐,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个这么好这么厉害的如意郎君,你就这么想他被别人分享啊,虽然他有很多女人,但是我就不想他常去秋兰她们那。”-
  上官珠撇嘴道:“你啊,等明天我就找夫君来,一定把你喂个饱。”-
  “不止是喂我啊,姐姐你不是也急了嘛。”
-  慕容无双媚笑道。
-  “去吧去吧,睡你的觉,明天来我这就是了。”-
  上官珠催道。-
  慕容无双点头嗯了声,回房睡觉了。
-  回到屋里关上门,上官珠打了个哈欠,走到屋里的桌边,看了眼还冒着热气的茶杯,端起来直接喝了一口,立刻向着床榻走去,可是没走两步,她突觉屋里有股气息。
-  她戒备的回头看去,只见在门边不知何时已站了一个男人,那男人双眼冷盯着自己,虽双手背负,却可见这男人比起她的功力来,要高出许多。-
  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-
  陌生男人进了自己房间,上官珠第一个念想不是怕,而是感到愤怒,她和李虎早就有夫妻之实,若是让他知道,自己屋里进来了一个陌生男人,一定会惹他生气。
-  “我是谁,你别管,但是我要告诉你,你活不了多久了。”-
  那男人冷冷说道。
-  上官珠一脸惊讶道:“什么意思?”
-  那男人指了指桌上的茶水,沉声道:“那杯水里被我放了情花毒,只要你和男人行房,便会毒发身死,哈哈。”
-  说着他自顾大笑了起来。-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
-  上官珠行走江湖虽少,但是情花毒她却有所耳闻,在江湖传言,凡是中了情花毒的人,只有绝情谷的谷主有解药,不然一辈子不能行房,行房必死。
-  男人淡笑道:“我叫公孙止,公孙泽是我的哥哥,你们慕容家设计害死我大哥全家,这仇我一定会报。”-
  上官珠看着公孙止,怒喝道:“快点给我解药,不然我夫君一定饶不了你。”-
  公孙止可不吃她这一套,而是一脸冷意道:“好啊,我就等着他呢,你可以试试,杀了我,你的毒也别想解,那时你跟他永远不能同房,是不是会很寂寞啊。”
-  “你要杀便杀,休想拿我来威胁我夫君。”-
  上官珠一下就看出他的意思,这公孙止看来已知道他的大哥公孙泽是李虎所害,才找来伺机报仇的。
-  坐在椅子上,公孙止轻笑道:“我不杀女人,特别是你这么漂亮的女人,如果你不想死,也不想你夫君死,那就听我的。”
-  “你想干什么?”
-  上官珠很冷静,但是想到日后不能和李虎同房,她还是心理紧张的很。-
  公孙止从怀里掏出纸和笔,随即在纸上写了起来,片刻后,他把纸条直接放在桌上,起身说道:“这上面有我的地址,若是想解毒,便让你夫君带你来我的绝情谷,一月之内如果不来,情毒发作,你也会死,而且死的会很难看。”
-  “别走……”-
  上官珠见他开门走了出去,连忙追上去,刚到门外,却已见不到人了。
-  回到屋里,上官珠拿起纸条一看,纸条上赫然写着绝情谷的路线,而且还限期一个月必须去,她急的撕掉了纸条,悲戚的坐在地上痛哭了起来。
-  “不,我不能悲伤,这事也不能让夫君知道,他要是知道的话,必然会去,那时要是夫君因为我而死,我岂不是罪人。”-
  上官珠哭了一会,才分析自语道。-
  擦了擦眼泪,上官珠竟像没事人一样,往床榻上一躺睡了起来,她强制着自己入眠,因为这样,她才能不担心,但是这一夜,她却丝毫没有入眠,到了翌日,已是黑眼圈的容貌出现在李虎等人面前。-
  “珠,你怎么了?”
-  李虎眼见上官珠憔悴无比,不禁低声在她身边询问道。
-  上官珠摇了摇头,轻笑道:“没事。”
-  做她身边的慕容无双撇嘴道:“还问怎么了,夫君,你这几天冷落了我姐姐。”
-  “别乱说,让人听见了。”
-  上官珠羞红脸的说道。
-  慕容无双这才闭嘴,身边可还有慕容江燕和冰儿在呢。-
  可是李虎却不这么认为,他虽然不会面相,却在看人表情上有些造诣,上官珠也不是个会嫉妒的女人,只是李虎也一时猜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让她昨夜没睡好。
-  这时早饭开始了,慕容府的管家杨伯带着一群下人先上了一份煲汤,这是李虎定下的规矩,因为这些女人和自己,都要适时的补点身子,自然缺不了那鲜汤来开胃。
-  “大人,这是厨房今天做的名为紫金护胃的汤品,还请大人和各位品尝。”
-  杨伯笑意盈盈的介绍道。
-  李虎笑道:“哦,紫金护胃,好名堂,来,大家都尝尝。”-
  李虎说着招呼着。
-  他不是个挑食的人,但是这慕容府的厨师做饭,他却是独爱,太对他胃口了,慕容无双起身给他盛了一碗,上官珠等人才顺序各自舀汤,待所有人都有了,李虎才招呼着一起喝。
-  刚喝了一口,李虎撇了撇嘴,直皱眉道:“杨伯,这汤味道怎么怪怪的。”
-  “不会啊,挺好喝的。”
-  郭芙一碗喝了个干净,满足的擦嘴说道。
-  所有女人都喝下了汤,唯有仙仙站起身,突然她扔掉碗,喊道:“夫君,这汤有毒。”-
  李虎站起身,也扔掉手中的碗到地上,果然地上的石板沾了汤液,立刻变了一种颜色,他惊讶愤怒的瞪着杨伯质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-  他是不相信杨伯会害自己和这里的所有人的,唯一可能的就是,有人在厨房动了手脚。-
  就在杨伯想回答话时,突然李虎身形跃起,一个猛虎下山到了他身边,把杨伯吓得坐倒在了地上,而李虎丝毫没有要伤害杨伯的意思,只是甩手向侧一抓,只见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。-
  李虎刀枪不入,这匕首自然伤不到他,李虎追也不追,他已察觉到那个人出了慕容府,自然这次来还自己和慕容府的人,一切因果都在这匕首上了。-
  李虎看了看匕首,匕身上绑着一个纸条,他解开来一看,立刻脸变得冷酷无情了起来,口中喃喃道:“绝情谷?公孙止,公孙绿偔。”
-
-  “夫君……”-
  众女人都震惊的站起身,齐齐看着李虎。
-  看了眼林朝英,李虎点下头,走到仙仙身边,低声问道:“仙仙,这毒你可有法子给解了?”
-  仙仙能知李虎所想,自然知道他的问话,她摇了摇头,叹气道:“我虽会点医术,但是这毒不是一般的毒,唯有害我们的人,才有此等解药,这次绝情谷是非去不可了。”-
  “你应该没事。”-
  李虎也不再问什么了,自己在仙仙面前简直就是个透明人,不管想什么她都会知道。-
  “这毒伤不了我,但是她们却都中毒了啊。”-
  仙仙急道。-
  李虎立刻摇头苦笑道:“我没说不去,只是在想怎么能省了路,又能拿到解药。”-
  这顿早饭在混乱中结束,李虎让上官珠几个女人安抚了她们,直接让戚家福去准备了马车,悉数下来,这慕容府和自己有关系得女人,还是漂亮的女人,都被那公孙止下了情花毒。-
  “夫君,担心什么呢?”-
  仙仙来到正在凉亭小坐的李虎身边,一弓腰坐在了他的怀里。
-  李虎淡笑道:“这事可大可小,你让我如何不担心?”-
  仙仙反身双手勾住李虎的脖子,媚笑道:“可是我感到你对这事很有把握。”-
  “把握?”-
  李虎笑道,他确实有把握,对神雕世界虽然不是很了解,却还知道绝情谷的情花毒,若是想解此毒,最简单的就是找到公孙止,胁迫他交出解药。
-  “对啊,你会救她们的,若是你不救,她们可就不能和夫君你同房,那以后,岂不是只有我自己陪伴夫君啊。”-
  仙仙娇声笑道。-
  李虎陪笑道:“你啊,别老猜我心里想什么,这让我还有什么秘密可言。”
-  说着李虎双手向上游走,按在了仙仙的圣女峰上,刚想进一步做动作,那边林朝英几女却走了过来。
-  一夜的安抚,李虎才算让所有中了情花毒的老婆们入睡,第二日天刚亮,戚家福已从江南城主那里要来了数十辆马车,虽然情花毒是一月毒发,但是李虎怕夜长梦多,也更怕自己这么长时间不与她们同房,对她们会是一种折磨。-
  启程出发,慕容府留下杨伯与一些看家护卫,李虎将上官珠等人以及公孙家的女人们全都带上了,虽然有些累赘,但是这一路上,有了她们,李虎才能更好的与她们有感情的沟通。
-  绝情谷距江南并不远,日夜行程不间断的赶路,两日后,李虎才在找来的向导引领下,来到了这神雕世界最为神秘也是神雕故事终结的地方。-
  鸟语花香,林荫小道,山谷内的景象尤其的美妙,到了谷深,向导不敢在深入,因为再往前,就是绝情谷的地界,李虎听他说,前面有一道花墙,凡是碰到那种紫花的人,全都中毒而死,所以这里从没有普通人敢来这里。
-  “家福,你带着不会武功的在后面,小心点。”
-  李虎让所有人下了马车,立刻叫来戚家福吩咐道。
-  往前小路看去,一片的安静,李虎已知公孙止一定会猜到自己来,所以此次进入绝情谷,便是万般凶险,谁知那个恶毒的公孙止,会不会设下埋伏,李虎不怕死,而且他自认为自己死不了,但其他女人却是他最担心的。
-  戚家福领命道:“大人放心,我一定照顾好各位夫人。”-
  有他们保护,李虎也放心了许多,他和仙仙都是万毒不侵之体,自然不怕那情花的毒,背着从公孙家里得来的玄金宝刀,李虎带着仙仙走在最前面,一行近百人的队伍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入了谷。
-  “夫君,前面没人。”
-  仙仙低声说道。
-  带着仙仙在身边,李虎轻松了不少,第一她的武功和自己差不多,而她更厉害的是,可以猜到别人心想,而且内力雄厚,几百米开外的动静,她都能知晓。
-  李虎脸上不敢放松,沉声道:“进谷再说,这里一定有路,但是那里一定会有埋伏,到了前面,由我在前,劈开那情花阵。”
-  “一把火烧了。”-
  仙仙直接说道。-
  “万万不可,若是惹得那公孙止生气,他说不定会毁坏了情花毒的解药,那样就是大罗神仙,也救不了她们了。”-
  李虎连忙说道。
-  仙仙嗯了一声。
-  前行了不远,果然众人的前面出现了一大片奇异的紫花,仙仙拿出银钗试了试,果然这些紫花全都带有剧毒,李虎走向前,让仙仙退了下去。
-  只见李虎赫然举刀朝上,令仙仙和所有人惊叹的是,只见李虎周围出现了一圈白色雾气,那是李虎自创的一种内力功法,也是结合了六阳神功的内功心法,由身上内力所散发,聚成如雾气般得水雾,虽然被分成万千籽粒,可是威力却不简单。-
  “去。”-
  李虎大喝一声,手中宝刀向前挥劈而下。-
  一道白色刀气瞬间从刀身飞出,风卷残云般的向那些紫色的情花卷了过去,刹那间李虎面前的几米宽紫色情花,竟被清理了干净,地上连片叶子都没存留下来。-
  “夫君,好厉害啊。”-
  郭芙急着走过来,夸赞道。-
  在众人里面,也就郭芙看得开,她相信李虎可以救她们,因为李虎曾经承诺,没人会欺负他的老婆,若是欺负了,那就是死的下场。
-  李虎拦住要向前走的郭芙,沉声道:“待会再走,这土地下还有情花毒。”-
  郭芙不以为然的笑道:“夫君,我都中毒过了,怕什么啊。”
-  “可是……”-
  李虎还想拦住她,仙仙却拉住李虎。-
  “芙妹说的对,中毒了,在走过去就没事了,而且这毒也没这么厉害,最多就是起个禁止同房的作用,不会腐蚀。”
-  李虎点了点头,虽说他脸上很平静,但是被公孙止这么折腾他也是很疲惫,越是看到自己的老婆看自己的眼神,他就越心痛自责,是自己没起到保护她们的作用,才得以让那公孙止轻易得手。-
  一行人进了谷里,李虎正和仙仙商量着对策,秋兰和蕙兰却追了上来,见她两人跟来,李虎皱起眉头问道:“你们不在后面,来前面干什么?”-
  “夫君,我有个事跟你说。”-
  秋兰小声在李虎耳边轻语道。
-  李虎疑道:“什么事?”
-  “静儿曾经来过这里。”-
  秋兰这么说道。
-  李虎点了点头,他从上官珠那里得知了公孙止和公孙泽的关系,那公孙静是他公孙止的侄女,来过这绝情谷并不是什么秘密,但是李虎试图问过她,那公孙静守口如瓶,丝毫不愿透露一点关于绝情谷和公孙止的事情。-
  “她不会帮我的,因为她的毒会有人解,自然不会关心其他人。”-
  李虎淡淡的笑道。
-  秋兰冷冷道:“只能胁迫她了,为了我们所有人,夫君,你若是还对公孙静以礼相待,那我们可能都会被她害死。”
-  李虎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,只是他更知道,如果对公孙静施以手段,胁迫她与公孙止谈,那样公孙止有可能真的不买账,而放弃自己侄女的命,这一点李虎比秋兰更了解公孙止。-
  “放心吧,秋兰,夫君一切都会处理好的,你只需在后面跟着就行了。”-
  仙仙轻声说道。
-  秋兰和蕙兰这才退到队伍后面,李虎叹了口气,他能看得出来,秋兰和蕙兰都不想死,所以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,和公孙静的情谊十几年,但是她们还是不得不放弃,李虎丝毫不埋怨两人,就算是其他人,或许与那公孙静,也会有这样的话说出来。
-  抛开杂念,李虎与仙仙并肩继续疾行在前,片刻后,李虎已看到了一些建筑,虽然很简陋,但是在这等人间仙境居住,这公孙止和他老婆裘千尺也算会寻觅居所。-
  李虎示意让后面的人停下,先与仙仙向前探路,刚走没几步,李虎立刻拦住仙仙,只听一声呼啸,从左侧一棵大树后窜出一人来,那人长相丑陋,身材却高大魁梧,手中拿着一把和他挺衬的大刀,一双冷目盯着李虎和仙仙。
-  “来者何人?胆敢擅闯绝情谷。”-
  李虎审量了这人,才开口道:“我是谁不关你的事,但是我此次来,是来找绝情谷谷主公孙止的。-
  那人看到有近百人,冷笑道:“呵呵,我家主人可不曾约朋友来此,而且我也不认识你。”-
  “樊一翁,你不认识我夫君,我夫君可认识你。”
-  仙仙娇笑道。-
  李虎顿时接着说道:“你是公孙止的徒弟樊一翁,我认识你。”
-  那人显然被蒙住了,他怎么也想不到仙仙会知道自己心里所想,更不会猜到仙仙会知道他是谁,看着这个与普通女子不同的妖艳女子,樊一翁不免也有些定神,但是只看了两眼,他立刻不敢在看下去了。-
  “认识我又怎样,没我师父的命令,你们不得再往前半步。”
-  樊一翁怒道。
-  看他面目表情,李虎就断然猜测他一定还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,看来那公孙止对这个徒弟也不是十分看重,不然这么大的事,又怎么能不跟他说一声。
-  “你拦不住我。”
-  李虎轻笑一声,突然人已在原地消失。
-  樊一翁脸上露出震惊,拔刀戒备,却觉身后空气攒动,还未回身,一把刀已架在他的脖子上,他不敢动,握刀得手也把刀收了回去。-
  “你可以试试,我会不会轻易杀了你。”
-  李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-
  樊一翁森然道:“既然你是我师父的友人,我可以放你们过去。”
-  “你可别给我耍花招,不然你定死在我得刀下。”
-  李虎警告了一声,放开了他。
-  樊一翁一得自由,立刻闪身跑了,李虎没有要追的意思,来到这里,他就已经知道,公孙止一定是胸有成竹,不然也不会放任自己这些人来到绝情谷的最深处。-
  带着众人继续向里深入,快到一间最大的屋子时,从那屋里却走出一行人,为首的赫然是个中年男人,有着一身凶狠强健,彪悍无比的体格,特别是他那一双眼睛仿佛能人你盯死一般,就是李虎,也与他不敢正视。
-  “夫君,他就是公孙止。”-
  上官珠在李虎身边说道,这个男人她那晚已见过。-
  李虎一脸嬉笑的看着公孙止,同时也在看他身后的一个漂亮的妙龄女子,李虎在想,如果自己没猜错,这女孩一定就是公孙绿萼了。-

-  “哈哈,这场面还真让我公某人开心,绝情谷好久都没这么热闹过了。”
-  公孙止仰头大笑了起来。
-  李虎盯着他,凝声道:“你就是公孙止吧。”
-  “正是老夫,看来你就是那日接我毒镖之人喽。”
-  公孙止也盯着李虎说道。
-  “呵呵,正是在下,只是我一直纳闷,你的武功这么高,为何跑得这么快,还怕我杀了你不成?”-
  李虎语中带着些调侃道。-
  公孙止低头笑道:“对,我怕被杀了,那样我可还怎么跟我大哥报仇呢。”
-  李虎摇了摇头道:“你也是江湖之人,怎么不先问清楚事情的因果呢。”
-  秋兰和蕙兰四个和公孙泽都有夫妻关系的女人这时站了出来,秋兰凝视公孙止道:“是你大哥先对不起慕容家,他企图霸占慕容家的两个女儿,给公孙虎和公孙龙做媳妇。”-
  “你是谁?”-
  公孙止虽和公孙泽是兄弟,但是江南他却很少去,只知道公孙泽的亡妻李氏,对秋兰四人根本不认识。-
  秋兰躬身道:“我是公孙泽的大老婆。”
-  接着蕙兰三人也上前一一与公孙止打了招呼。-
  公孙止这才知道,自己做错了一件事,就是把公孙家的女人们都给害了,竟然其中还有四个嫂子和三个侄女,都中了情花毒。-
  “杀我大哥的人,我必然会手刃他,而你们都进去,解药我会给你们。”-
  公孙止让秋兰和公孙静全部进屋,秋兰本想和李虎站在一起,但是看李虎的眼神,立刻拉着蕙兰几人走了过去。
-  待公孙静几人进了屋里,李虎才说道:“杀你大哥的人是我,和我身后这些人一点关系都没有,你把解药交出来,我绝对不会追究。”
-  哪知公孙止冷笑了几声,道:“哈哈,解药只有十颗,除去她们七个人的,还有三颗,你自己看着挑选吧。”
-  说完公孙止转身就走,李虎也不做阻拦,他既然来到这里,就必须拿到解药,如果自己杀了公孙止,可能那绝情丹被他藏了起来,自己根本找不到,那岂不是害了林朝英这些人,说十颗,李虎也不会相信。-
  “夫君,他在试探你,解药是无限的。”
-  仙仙走到李虎身边,轻声耳语道。-
  李虎笑着点了点头,他就知道有仙仙在,不管他公孙止心里藏着什么,都是没用的,但是既然这样,那公孙止就一定会戒备,因为他不是自己的对手,不然绝不会和自己初次见面,就只说这几句话了。
-  “好了,出谷。”
-  李虎随手一挥,让众人都退了出去。-
  虽然心里都对李虎这次的退出有所疑惑,但却没人问出来。-
  戚家福这次不仅只带了自己的手下,从江南城主官府也借调来了数十个精英高手,马车便成了他们夜晚休息的地方,随意吃了些东西,李虎早早的换了一身轻衣,和他一起换装的还有仙仙。
-  “夫君,我来了。”
-  入夜申时,仙仙摸到李虎独睡得马车上,小声的喊了声。-
  李虎轻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会来,走,入谷看看去。”-
  仙仙问道:“那她们呢,要是公孙止带人来偷袭怎么办?”
-  “这个不用管了,有家福在,就是我来偷袭,也占不到丁点便宜的。”
-  对于这些手下,李虎是相当的信任,他这么说,虽有些夸大戚家福那些手下的本事,但是让他公孙止带人来偷袭,自然会吃上很大得亏。-
  绝情谷处在两座高山夹缝之中,白日之间看去,到处都是鸟语花香,就是到了这深夜,处处也是美丽无比,两人皆是万毒不侵之体,自然选择了一处隐蔽之路,踏过情花进了绝情谷内。-
  在来到这里,李虎也没向导,不知道该往哪去,只能和仙仙到处乱闯了去,约莫进了谷里很深,仙仙突然停下,手指前面的一片深草地,眼睛盯着那里,沉声道:“夫君,你听,前面好像有人在哭。”-
  李虎停下来,屏气凝神的听了起来,果然前面不远传来阵阵呜呜之声,像是从地下传来一样,李虎胆子是大,但是听到这悲惨的声音,还是觉得毛骨悚然,那不像是人在哭。
-  “去看看。”-
  李虎提议道。
-  仙仙才不怕鬼怪,她自己在烈虎山的山洞里活了百年,早没了恐怖与害怕,跟在李虎身边,向着那深草窜了过去,到了近前,两人挺身一看,这里的草很多,而在深草的中心,有个类似井状的洞,那哭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。-
  “在下面。”-
  仙仙指了指洞低声道。-
  李虎点点头没说话,他已经猜出了这洞里之人是谁,既然这是绝情谷,而这洞里自然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裘家有莲花之称的裘千尺,裘千仞和裘千丈的小妹。
-  想到那个恶心丑陋的女人,李虎是千万个不想下去,但是一想到她是公孙止的老婆,这好戏还必须有她才进行的下去,李虎让仙仙待在上面,自己轻身一跃跳进了洞里。
-  洞不深,李虎很轻易的落到崎岖不平的地上,而那刚在上面有的哭声没了,李虎入眼间都是黑暗,人还没动,突觉一声暗响,他下意识的猛一低身,只听身后好似墙壁,一声闷响发了出来。
-  “咦?”
-  一个声音紧接着传了过来。
-  李虎忙喊道:“别动手,我不是你的敌人。”
-  “你是谁?”
-  那人的声音很沧桑,让李虎竟然有些听不出是男是女,若是自己知道她裘千尺被公孙止害了,扔到这洞里,还真会被她吓到。-
  “在下叫李虎,襄阳人士,裘前辈。”-
  李虎自报姓名,接着喊了句。-
  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-  那人停顿了一下,明显被李虎喊出自己的姓氏而愣了下。
-  李虎轻声道:“对,您是铁掌水上飘裘千仞的三妹,江湖人称铁莲花的裘千尺,我和裘千仞前辈有过一次见面,所以才认识前辈你。”
-  他的恭敬让裘千尺很是开心,李虎听到她笑了,但是那笑声比哭还难听,若不是用得着这婆娘,李虎真想即刻退出去,因为这里的味道实在太难闻了。
-  “我被困在这里几十年,还真想不到有人会认识我,我哥哥他……他还好吗?”-
  裘千尺激动颤抖的问道。
-  李虎嗯了声说:“很好,裘千仞前辈的铁掌帮现在可是江湖上很有名的大帮,为人正直,乃为江湖人尊敬,我有幸和他结义,拜他为大哥。”
-  “哈哈,你竟然是我大哥的结拜义弟,真好真好,快来,救我出去。”-
  裘千尺急切的喊道。-
 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,洞里突然亮起了火光,李虎这才看清这洞并不大,只有十几平方的样子,而角落里,裘千尺就蜷缩在那里,那头上寥寥无几的发丝和突起的眼睛,让李虎觉得一阵恶心。
-  他强忍恶心,走上前去,与裘千尺对视了一眼,笑道:“请恕我无礼了。”
-  说着,李虎伸手抓起裘千尺,一下把她背在了背上,疾行到洞口垂直下,身体一冲,飘逸得飞了出去。
-  到了洞外,李虎放下裘千尺,急忙介绍了仙仙,也说明了此次来的目的。-
  “那个贱人,我一定要杀了他,他背着我在谷里偷情,又害我双腿残废,扔于此洞几十年,我以为我今生都别想在出来了。”-
  裘千尺虽丑陋狠毒,但是她也是无奈。-
  李虎欣赏她这种蛇妇心肠,如若是自己的女人敢背叛自己,她也绝对不容那女人和男人存在这个世界上,这就是爱,霸道且不容别人搀和进来的一种表现。
-  李虎叹口气道:“前辈,要想报仇,此时不是时候,如果你自己报仇,必然很难,若是加上我帮你,必定会如虎添翼。”-
  裘千仞挥手道:“呵呵,别叫我前辈,你与我大哥结拜兄弟,那就是我弟弟,若是不嫌弃我这老婆子,就叫声姐姐吧。”-
  强忍着心底的翻滚,李虎拱手轻笑道:“姐姐。”-
  “既然你叫了我一声姐姐,那这忙你就必须要帮我,帮我杀了那贱人。”-
  裘千仞冷冷说道。-
  李虎点头道:“杀他是一定的,但是此时我不拿到绝情丹,杀了他,岂不是害了我的朋友。”-
  “对,都是我疏忽了,先救你的那些朋友要紧,但是绝情丹数量不多,那贱人可不会这么轻易交出来的。”-
  裘千仞和公孙止多年夫妻,如是过了几十年,依然熟知他的脾气。-
  “这点姐姐放心,你只要按我说的做,那绝情丹他绝对会悉数交出来。”-
  李虎随即与裘千仞小声嘀咕了起来。
-  夜漫长,星点缀天空,翌日晨阳之光洒射到谷内,使得原本就美丽无比的绝情谷,更添了一分神秘,李虎与仙仙早早的下了马车,这次进谷,他只带了几人,林朝英和孙余香等人。-
  按着昨天被自己清理的一条路进了谷里,李虎几人很顺畅的在来到屋子前,但是这一次,屋里却热闹了许多,有几个丫鬟站在屋外,看着屋里。-
  李虎昂首走过去,直接绕过丫鬟,进了屋里,一个大厅现在眼前,而此时厅里却是有好多人,秋兰四女和公孙静三人都在,而那公孙止此时却站着,他面前一个女人盘膝坐地,一头稀少的头发和乞丐一样的装扮,让李虎知道这是裘千尺。
-  而在两人中间,那个昨日李虎见过的妙龄女子挡在公孙止的面前,一脸的伤心。-
  “爹,娘,你们别吵了好吗?”
-  “萼儿,你爹他这个贱人,把我害惨了,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他。”
-  裘千尺咬牙切齿道。-
  公孙止丝毫不示弱,冷笑道:“臭婆娘,要不是当年你滥杀无辜,何以弄到如此的地步,你竟然能大难不死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-  “呸,贱人,我滥杀无辜,你呢,到处沾花惹草,是你先对不起我的。”-
  公孙绿萼眼见两人要拔刀相向,随即蹲下身,伤心的看着自己的娘亲哭道:“娘,你受苦了,萼儿竟然不知娘还活着,这么多年,我多想有个娘。”-
  “哈哈,娘让你失望了,你看我,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都是这个贱人害的,你还叫他爹,他不配。”
-  裘千尺怒笑道。-
  李虎这时走上前,朗声道:“裘前辈,没想到在这里会见到你啊。”